一杯牛奶

非纯牛奶,不可加热。

记录一下脑洞

源博雅今天意外的穿着校服,白色的衬衣在阳光下有些晃眼。
大天狗沉默着打开水龙头,想要躲开他的视线。
源博雅抱着手臂靠在水池边儿,缠着绷带的手抹过大天狗脸上的伤口。
大天狗的眼睫轻颤,鼻尖萦绕着绷带上若有似无的药物苦涩的味道。操场上一切都不甚真切了。
“怎么,被抛弃了?”博雅的嘴角浮出了一抹笑意,俯身靠近,大天狗下意识的后仰,却有些避无可避,只能沉默着抿唇看着他。
“……”

我的日本朋友一根筋子


今天我要给大家讲述我一位日本朋友的故事,但他是个中国人,同时也是我的舍友。为了保护他的个人隐私,我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日本名字,叫做一根筋子。
自从认识了他,我才知道有一个正确的自我认知是多么的重要。
他自认为他自己是个传奇,自称撩妹圣手,情场达人,而在我们的眼里,他仅仅是个小垃圾而已。
俗话说的好,强行撩妹最为致命。
故事开始于那个冬天。
我们班是个工科班,男生非常多,女生非常少,而且几乎都有男朋友,不是学霸就是富二代,剩下的几个女生几乎都可以徒手劈泰山,胸口碎大石。
在那历史变革的一天,我们班转进来一个女生。
按照一根筋子的话来说,她可以勾起男性最为隐秘的罪恶,可以让人体奋起体会到云端的快乐。
妈的变态!我呵斥。
老子要撩她,你羡慕不?一根筋子摸着下巴,眼神色情。
我望着那位白衣女同学,心生悲悯。
那天下了纷纷扬扬的大雪,我们很高兴,去打雪仗。
一根筋子瞅准白衣女同学,一个劲儿的打,一边打一边问,你快乐吗?你觉得好玩吗?我陪你打雪仗!
白衣女同学不敌,被打的像个鬼,遂哭,怒骂一根筋子神经病,一根筋子大悲,继续研究撩妹大法。
一根筋子,我也觉得他脑袋有毛病,大大的毛病,大脑是好的,真希望每个人都有。
举个例子吧,他半夜起床,挨个敲别的宿舍的门,问你要不要加入他的起夜撒尿联盟。
我真的非常佩服那些人为什么不打他,要是我我可以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的红,那是你这个贱婢的鲜血染红了它。
他在床头贴满了符咒,说是这个宿舍楼风水不好,容易出事,然后第二天他就磕在了台阶上,门牙掉了。
哈哈哈哈活该。
扯远了,扯远了。
有一天一根筋子异常兴奋的告诉我,白衣女同学喜欢樱花,可是他现在没有条件带她去日本,所以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。
我问是什么啊,他神秘的一笑,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
当天晚上他没有回宿舍,不过也没人在乎,我还要学习,什么?你不学习的吗?
又是一年的樱花季,我们学校的樱花大道上开满了花,重点来了。
我背着书包挤在拥挤的上学必经之路上,因为樱花大道是景点,所以多出了很多游人,当时我快迟到了,心里有些着急还有些生气,做好姿势正准备来一个蛟龙出海,就听见了前方的议论。
是一根筋子。
他躺在樱花树下,笑容祥和,手里拿着工兵铲,身边的樱花树的根几乎要被他挖出来了。
他被带走了,带到教务处,罚钱记过。
后来他回来了,我问他你要干嘛?
谁知他低下头腼腆一笑,轻声说,我想把樱花树移植到那个女生宿舍楼下。
我一哽,上不来气,说不出话。
他火了。
他最终还是把樱花树移到了白衣女同学宿舍楼下。
我承认。这很罗曼蒂克。
可教导主任大怒,责令他把樱花树移植回去。
一根筋子不肯,双方展开了拉锯战。教导主任非常固执,因为他想起了年轻时的热血沸腾的岁月。
后来一根筋子赢了,因为他拿着仿真枪,怒吼着,用枪口顶着教导主任的额头,扯下了他的假发。
他吼,这他妈的就是自由!!
最终他被记了大过。
我的故事讲完了。

有原型,改编,完了。

今天用小乔打火焰山碰见一个周瑜,一开始我跟他走下。他被弄死了,于是。
[全部]周瑜:老婆快跑!
我死了。
[全部]小乔:周瑜大人…我先走一步……
后来,周瑜开始了大杀特杀,项羽弄死了我,他就弄死了项羽。
[全部]周瑜:竟敢打小乔?打小乔就是这个下场!
[全部]周瑜:老婆跟着我!
[全部]刘备:。。。。。。
后来我被打进岩浆,周瑜二话不说的冲了进来,一起死。
[全部]周瑜:老婆我陪你。
到了最后,刘备被围住了,他绝望的喊了一句。
[全部]刘备:哥,嫂子,救我……
真特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狄白/白狄看多了的后果就是,打匹配李白杀我,我就想对我方狄仁杰大喊。

[全部]安琪拉:对面李白杀我,治安官你还管不管了?!
[全部]狄仁杰:我尽力。
[全部]李白:来吧,我准备好了。
狄仁杰击杀李白。
狄仁杰击杀李白。
狄仁杰终结李白。
[全部]李白:治安官果然名不虚传。
[全部]妲己:李白,你送人头够了没?!
[全部]李白:那得看狄大人心情。
[全部]孙尚香:妈的狗粮。投降。
敌方投降认输。

及川大王如果变小了真是一点也不可怕耶02

*估计没人想的起来上一篇的下文
*瞎写,各位观众老爷看的开心

“辛苦了——”
“明天见——”
体育馆的灯一排排的关掉,训练完毕的各位互相告别。
“岩,岩泉前辈,及川前辈睡着了。”更衣室里,金田一拍了拍岩泉的肩膀,向着及川的方向指了指。
今天并没有让及川参与多少,岩泉那凶狠的一球打在及川身边让大家都心有余悸。于是及川只能气呼呼的抱着一个排球在场外蹲着,偶尔指点几句。
“果然还是小孩子的身体。”岩泉心里想着,示意金田一自己会处理的并向他告别。
及川歪倒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睡得安稳,小小的身体看起来触感非常的好。岩泉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戳戳他软软的肚子。
“咕唔…”及川的小手握住他的手指头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。“小岩…好讨厌…咕噜噜。”
“垃圾川,回去了。”岩泉蹲下看着他。
“要小岩抱抱。”及川不情不愿的坐起来,迷迷糊糊的用小拳头揉着眼睛。
“回哪里?”岩泉把他的手拉下来,因为感觉及川的眼睛要被揉红了。
“去小岩家,我现在回不去,小岩的爸爸妈妈不是出差了吗。”及川迷迷糊糊的前倾,额头顶在岩泉的胸口。
“你倒想的挺周全,懒惰川。”岩泉没好气的把及川抱起来,及川又往他怀里窝了窝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过去了。
岩泉没有骑车,因为不知道把及川往哪里放,所以他就干脆走回去。
夏天的夜风很清凉,怀里的小孩子却很暖和。
岩泉觉得有谁在注视着他,低头一看怀里的及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。
“终于醒了吗,懒惰川!”
“呜哇哇,一醒来小岩就凶我!”及川抬头气呼呼的,突然看见了天上的星星。
“哇小岩!满天都是星星。”
“啊,知道了。自己下来走。”岩泉冷漠的把及川放在地上。
“过分!!”及川抗议。“你看最亮的那两个,相邻的!”及川跟在岩泉后边蹦蹦跳跳。
“有什么好看的啊!”岩泉还是抬头看了看天。
“人死了以后会变成星星哦,以后我们两个也相邻好不好?”及川兴奋的问。
是因为身子变小了智商也变成小孩子了吗?岩泉在心里想。
“哦。所以你现在就去死吧。”
“过分,小岩好过分。”及川跟上去握住了岩泉的手,岩泉也并没有反抗。
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。

因为家里没人的缘故,所以岩泉可以安心的把及川带回家,及川也自然而然的给家里发过去这几天住在岩泉家
补习的消息,正好这几天也正在处在难得的假期。

于是局面就变成了这样。

“哇,小岩你的屋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干净啊!”
及川轻车熟路的爬上了他的床。
“你给我下来,肮脏川!去换衣服!”岩泉觉得自己要暴走了。

……

“哦……小岩你的衣服好大啊。”及川穿着岩泉的上衣就像穿了一个裙子一样,他光着脚跑到客厅去找看电视的岩泉,然后爬上沙发跟岩泉挤在一起。
“挤死了,走开垃圾川……”岩泉把他往一边推。
“我不!!”及川宁死不屈。
……

“小岩对不起,我不小心把牛奶打翻了。”及川站在那里背着手低着头。
“……快去收拾!”
最后还是岩泉收拾。

……
“小岩,我一个人睡不着。”
“那是你不困。”
“可是我真的好困。”
“那就去睡觉。”
“我要跟小岩一起睡。”
“不行。”
最终还是以及川抱住岩泉睡收场。

生活真美好。

[及岩]使命必达!

*三年生毕业暑假设定
*梗来源于网络快递公司广告,侵删
*如有不适记得直接关闭

高中最后的一个暑假,天气还是一如既往地热,大赛已经过去,但是大学的录取通知也没有来,所以算是一个空档期。综上所述的考虑,岩泉一决定暑假去打工,挣钱又积累社会经验。而当他问及川彻要不要参加时,及川懒洋洋的趴在地上,有气无力的拖长声调,小岩——好热——。
就让那个懒惰川死在冰激凌里吧,岩泉想。

岩泉一暑期打工进入的是一个号称什么都能送的快递公司。
第一天上班,就有一个女孩要让他上门去拿给及川彻的快递。
“垃圾川,不论什么时候都给别人添麻烦啊。”岩泉心里恶狠狠的呸了一声,但还是上门敲门,并且恭敬地问请问快件是什么。
那个女孩子目光躲闪,脸上渐渐的爬上绯红,说话也支支吾吾的词不成句。
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吗?什么情况?垃圾川的情债?好麻烦。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的问号,但岩泉面上依旧不动声色。
“请问,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岩泉问。
“没,没有!”女孩子似乎被吓了一下,眼睛里闪着水光。
“……?”

突然,她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,眼睛一闭,强横的吻上了岩泉的唇。
不可否认的是,岩泉一这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强吻,一瞬间大脑停机,瞳孔骤然缩小,竟然被女孩子摁到了墙上,手上的快递单慢悠悠地掉了下去。
这几秒仿佛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,岩泉已经听见了自己的心跳,周遭万籁俱寂。
“那,拜托了!请务必送到!!”女孩子鞠躬后飞快的关上了门。

……??!!岩泉一不可遏制的状况外,什么,送什么,给垃圾川送吻吗?亏这个女孩子想的出来!这什么快递公司啊?他看了看制服的胸口处,赫然的红色的使命必达四个大字。
“不论客户的什么要求都要达到哦。”此刻岩泉很想揍掉那个笑眯眯老板的假发,去死吧这间快递公司!

“…………。”
岩泉此刻身上的黑气仿佛具现化,行走在路上不论大人小孩都避之不及,仿佛在看什么杀人犯,甚至还有小孩子哭了。

而及川彻此时正坐在地板上,开着空调吃着冰镇西瓜,同时还哼着轻快的调子,丝毫不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情。
“啊,面包应该冰好了吧。”及川突然想起了冰箱里的牛奶面包,欢快的爬起来去取。“牛奶面包♪~牛奶面包♪~”。
正在往厨房走的时候,听到了门铃声。
“嗳,有人找我吗?”及川拉开门。
“啊~是小岩,什么啊,使命必达快递公司的吗,噗!哎…你脸好臭啊,我没惹你呀。”
及川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,而岩泉丝毫没有听进去,他想的是,怎么完成任务。
终于,及川问到了事情的重点。
“有我的什么快递吗?”
岩泉身子一僵,点了点头。
“是什么呀,不给我货我是不会签收的哦。”及川懒洋洋的倚在门框上。“岩泉君,工作认真一点啦。”

岩泉握紧了拳头,突然又松开,下定了决心,一把勾下来及川的脖子,像那个女孩一样笨拙而强横的吻了上去。
及川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,接着神色柔和了起来,眸子里似乎闪烁着温和的光芒,搂住岩泉的腰,轻缓的带动节奏与岩泉接吻。
不得不说,及川的吻技真的很好。

岩泉逐渐觉得有些缺氧,他感觉唇齿纠缠间有一种淡淡的西瓜味,还有一种专属及川的牛奶面包味。
好在及川及时放开了他。

岩泉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,真的是疯了,他竟然没有很大的抗拒感。

此时此刻,及川低头凑到他面前,二人额头轻轻相碰。

“及川彻今日签收岩泉一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计划通。

近期的梗存一下。
影日同居照顾妹妹设定。
牛及卡农,拳击设定。
及川小学生设定。
全员黑社会paro设定。
白狄前世今生。
水晶猎龙者和小白龙
《my war》

黑研,猫化向研磨

*先脑洞一下。

黑尾发现,他们家二传最近经常懒洋洋的,无论在哪儿都会睡着。
中场休息的时候,吃饭的时候,念书的时候。
“我说研磨,好好给我打起精神来啊。”
终于有一天,研磨和黑尾一起放学回家。电车上人很少,很安静。
开始的时候,研磨在认真的打游戏机。黑尾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的景色。
忽然,黑尾觉得肩膀上传来了轻轻的触感,研磨的额头贴在他的胳膊上,就像一个小猫一样,呼吸清浅。
啊这个小子竟然又睡着了吗。
黑尾看着研磨的睡颜,鬼使神差的想摸摸他的脑袋,可是就在那一瞬间,黑尾清楚的看见了一双猫耳朵,毛绒绒的,突兀的展现在眼前。
喂喂,骗人的吧,这是怎么回事?
我们家二传成猫了吗?
黑尾如是想。

及川大王如果变小了真是一点也不可怕耶

*及川大王变成小学生身体的脑洞
*希望各位观众老爷看的开心
*占一个tag

在耳边萦绕的是排球落地时的声音,一下,两下,似乎每一下都重重的击打在心里。
场上似乎出现了像电影默片一样的静默,接着便是乌野众人的狂欢大叫。
及川彻心脏的跳动似乎要冲破躯壳,感觉只要张开嘴,心脏就会跳出来一样。可恶的小鬼们。握紧的拳头指节开始发白,最终还是松开了手。
“一胜一负,我们扯平。”
啊啊,看着后辈那双蓝色的眸子还真是不出意外的让人火大啊。
拖着酸痛的身子回到家,洗完澡倒在床上,及川彻觉得这一刻竟然是整天里最开心的时刻。最终还是没有进军全国,也没有能够跟讨厌的牛若酱交手,还真是遗憾……这么想着及川就睡着了,意外的没有做梦。
在清晨的闹钟声响起后,及川懒洋洋和万分不情愿的起床,在脚搭在床边竟然没有碰到地的那一刻,及川惊醒了。
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?出现幻觉了吗?是因为昨天太累了精神受到刺激了吧!
及川彻连忙跳下床,飞一样的跑到洗漱间的镜子面前。
啊咧,啊咧咧,这个小学生是谁,我吗??我竟然变成了小学生的样子吗?!
他连忙掏出手机给岩泉打电话。
“喂??小岩!!我变成小学生了!怎么办啊?”
“垃圾川你还没有醒吗,我看你的智力确实跟小学生一样啊。”电话那头的岩泉似乎还在起床气当中。
“听我说啊小岩,是真的!我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岩泉就果断的挂掉了电话。
竟然没有人相信我吗可恶!
及川彻终究还是出了门,当然没有穿校服,因为上衣对他来说就像一个裙子一样。
走到青叶城西的大门口,他犹豫了。
所以说现在这个情况,怎么才能进去啊,感觉根本不会放行吧我说。
及川蹲在校门口,仿佛一个肉团,或者说蘑菇。
周围不断有女生的窃窃私语,啊,这个小孩子好可爱啊,是要找谁吗?
长的好像及川前辈啊,他的弟弟吗?超可爱呀——
对,没错,我就是及川彻的弟弟,嗯。没关系,我是来找哥哥的,这么想着及川就毅然决然地站了起来。
“……及川?”
岩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推着自行车的岩泉和身边的京谷同时都愣住了。
“小——岩——”及川彻扑过去吊在岩泉一的脖子上,双腿环住他的腰,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考拉。
“怎么样,我没有骗你吧!我真的变成了小学生的样子,果然小岩对我情深义重还能认出来我……”及川的语气似乎很委屈,突然转头看向京谷。“啊,小狂犬,今天又跟小岩比试什么了吗!对了,昨天你真的很棒哦,nice!”
京谷微微低着头,还是一副恐怖不良的样子看着及川,但显然还在状况外。
“请不要用这副小孩子的身体叫我小狂犬好吗。”京谷从他们身边绕过去走向体育馆。
“及川,我很想知道你遭遇了什么。”岩泉让及川就这么像个考拉一样吊在身上,用宽大的校服微微遮住了他混进体育馆。
“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啊!”及川抱怨。
刚拉开体育馆的门,就有一个排球飞过来,岩泉伸手挡住。
“啊……抱歉岩泉前辈!”国见跑过来捡球。“哎,及川前辈的弟弟吗,好可爱。”
国见看着那个从岩泉怀里跳下来的小孩,不禁发出了感慨。
“国见酱,你这样让我好伤心,我就是及川前辈啊。”及川无奈的张口。
“哎哎哎骗人的吧!怎么会这样!!”众人围过来看着小学一年级的及川彻。
“所以说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但是我还是会过来跟你们训练的。”
“这副身体,跟我们训练,会让别人以为我们虐待儿童吧。”岩泉冷漠的开口。
“小岩好过分哎……”
如果这时候推开体育馆的门,就会看到一个团子穿梭在人群中,给队员们传球托球,虽然有些吃力,但还是很认真的在训练。
“所以说我们为什么陪着你胡闹啊。”岩泉凶狠的一击打在及川身边,及川没有站稳坐在了地上。
“小岩是要谋杀我吗,我好伤心耶!!”
真的好像欺负小孩哎……众人在心里默默的想。
tbc.